当前位置:首页 > 集团动态 > 列表



中日在亚太安全领域有众多合作机制

时间:2017-12-16 18:03:43来源:网络 作者: 申博网上娱乐

军事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原主任、退役少将姚云竹发言

由中国外文局和日本言论NPO共同举办,以“中日共建更加开放的世界经济秩序与维护亚洲和平”为主题的第十三届北京-东京论坛今日上午在北京开幕。国防大学原战略研究部主任朱成虎先生,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在发言中表示,中日在安全上的分歧可能具有更多的零和性,这也是中日民众之间互相产生恶感的一个重要来源,最新民调显示出,中日之间领土主权的争端仍然是双方不满意的最重要的原因。中日在亚太地区安全领域的合作,可以通过地区多极化、多边的安全机制发挥作用。

姚云竹认为,中日在安全方面有五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东海划界和钓鱼岛归属权的争端。12月6日,在上海举行的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已经就中日之间建立海空联络机制达成了一致,期待这个机制能够很快的启动。

二是中国和日美同盟之间的问题。

三是日本国内的政治发展,会不会导致日本背离二战后建立的二战后国际安排,进行军备扩张,会不会扩大自卫队的海外执行范围,会不会通过修宪改变修改专属防卫的原则。日本最近决定从美国和其他国家采购防区外的对舰对地攻击的导弹,这属于防卫还是属于进攻,是有不同的看法的。另外,针对朝鲜半岛最近危机情况的上升,日本国内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讨论,日本需不需要拥有自己独立的核武装和核武库的问题,这些都会引起中国极大的关注。

四是日本在涉及中国和其他领土争端时,都采取了站在中国对立面的立场,主要是领土主权的争端等等问题。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对指责中国违反破坏自由航行等等,而实际上众所周知,南海的自由航行是没有问题的。

五是未来的东亚和亚太地区的安全架构。日本对这样一个安全架构有什么样的愿景?是希望有一个更加包容、更加开放、更加多元和多极的安全机制,还是仍然主要依靠美国在冷战时建立的双边的军事同盟,来维护自己的安全和维护地区的稳定。

姚云竹认为,在世界上出现一股逆全球化的逆流,美国退出TPP议程之后,日本发挥了领导作用,推动了亚太地区经济多边化、多极化进程,显示了日本在经贸领域地区多边主义的领导力。改变当前以美国为主导的双边军事同盟为核心的亚太安全架构,要尽快的实现军事同盟的转型。美国在亚太地区有五对双边军事同盟,在全球化不断地发展今天,军事同盟的一些固定的特点,排外,要有一个共同敌人,主要依靠军事手段等等。军事同盟还能不能适合当今地区对安全的需求呢?排外会造成不信任和利益的零和化,寻找敌人会引起国家之间的对立和对抗,用军事手段来解决国与国之间的分歧,更是不符合我们现在全球化时代的精神。所以,军事同盟面临一个可信度的危机。

“中日在亚太地区有安全领域的合作,是可以通过地区多极化、多边的安全机制,现在已经有相当多的安全机制,中日两国都在其中,在这些领域中我们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姚云竹建议,比如东盟地区论坛,东亚峰会,APEC,解决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机制等。在已经存在的多边机制中,如果对他们进行升级和改造,都有可能发展为更加有务实效果和执行力的安全机制。在很多情况下,中国的安全利益和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和地区的和平和稳定是高度吻合的。如果挤压中国发挥作用的空间,排斥中国发挥作用的能力,都会引起对抗和冲突,不利于地区安全机制的良性发展。未来的安全机制在考虑中国的时候,一定要考虑中国的作用。